首页 时政动态 关注民生 摄影爱好 法制时空 社会资讯 科技资讯 体育快讯 美食天下 医疗健康 政策法规
设为首页
文化传真
徐里荣获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“杰出文化
多彩面孔架起文化交流之桥
亳州谯城区:文化惠民暖人心主题教育出
新股解读 | 认购热情虽高 新石文化(0174
芜湖市三山区委宣传部以学习推动宣传思
辽文化研究
第八届沈阳卧龙湖大辽文化冬捕节即将启
鱼跃龙湖,盛世康平第八届沈阳卧龙湖大
阐述“干”字思想 传承“干”字精神
考古研究显示:中国古代王朝都城发展不
农牧交错带:民族文化融合历史大舞台
摄影爱好
聚焦城市美好 无锡首届网民手机摄影大赛
国庆假期去哪?不如来这里看美术摄影展
周孟棋薛康摄影作品联袂展开幕
2019集美·阿尔勒国际摄影季精彩绽放45天
拾取时代的碎片 | 新京报摄影记者吴江年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文化传真 > 文章
火星文化李浩:2020年入局红人电商为时不晚,直播带货还有足够多的红利期
发布时间:2020-01-09 18:28  来源:网络整理  编辑:开元棋牌左旗新闻网小编  次

2019年的短视频行业可谓是诡谲多变。供给侧洗牌初现,红人孵化遭受考验,电商直播半路杀出,内容平台又与直播平台狭路相逢......站在新旧交替的节点上,卡思数据(ID:caasdata6)与你一同回顾过去。

这篇文章的核心观点,来自于火星文化CEO李浩。

“XXX(银行卡号),诚心谈签约的话,先打1千块过来”。

某MCN经纪人在询问一位红人是否有意加入机构时,被抛来这样的要求。对方“先打钱,后沟通”的要求惹得经纪人哭笑不得。而这位红人的咖位也谈不上高,只是在抖音上拥有50W粉丝。

2019年伊始,极速进场的MCN便开始“地毯式”签约红人。但因为种种原因,一些MCN公司常与红人闹得不欢而散。有过几次这样的经历后,很多“野生”红人开始对MCN抱有非常高的防备之心。

“这就是没有实力的MCN造成的影响。签进去了以后没有办法给人家做涨粉,推荐的商单也丝毫不考虑人家的内容调性,这也是MCN遭遇大量洗牌的一个原因。”火星文化CEO李浩解释道。

火星文化李浩:2020年入局红人电商为时不晚,直播带货还有足够多的红利期

▲ 火星文化CEO李浩

乱象丛生的MCN市场仅是短视频行业的一个微小侧面。在这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战争中,内容品类和商业模式的结构也正在发生巨变。

01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式开始 什么决定着MCN的生死存亡?

2019年,短视频仍是互联网时长红利的入口。

早在2018年11月,短视频的在线用户时长便已正式超过了长视频,成为了中国网民除即时通讯外,吸引用户时长最大的领域,且短视频正在加速抛离其他的业务板块。

其后据CNNIC第43次互联网发展报告显示,短视频用户数6.4亿,短视频网民使用率高达78%。与此同时,短视频的市场规模也不断攀升。《2019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8年短视频行业的市场规模为467.1亿元,而这一数字一年前仅为55.3亿元,涨幅达到744.7%,实为惊人。

火星文化李浩:2020年入局红人电商为时不晚,直播带货还有足够多的红利期

▲ 《2019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》

也正是这样的原因,2019年无人愿意错过这样的风口,广告公司、自媒体矩阵、品牌、平台…...从四面八方涌来,成立MCN,汇入短视频这支时代洪流,截至19年5月,国内的MCN数量激增至8000+家。

但并非所有的公司都准备好了分食短视频这块蛋糕。李浩告诉卡思数据,2019年,约50%的MCN处于亏损的状态,剩下的50%至少现金流是正的,其中也有少数MCN“日子过得不错”——“利润做到千万规模的大概有几十家,也有极少数达到上亿的”。

内容供给侧虽是热热闹闹,投资市场却趋于冷静。IT桔子对获得投融资的MCN进行了统计,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仅35家MCN机构拿到了融资,而该数据已连续4年呈下降趋势。一边是急速上涨的MCN数量,一边是不断冷静的投资市场,MCN的焦灼一目了然。

火星文化李浩:2020年入局红人电商为时不晚,直播带货还有足够多的红利期

▲ 图源:IT桔子

不过这35家MCN在一定程度上只是主动对外发声、由投资机构主导的融资事件。

“实际上2019年也有很多新创立的MCN,拿到了各种各样的小规模天使投资,有的来自个人,有的来自传媒公司。比方说,我知道的杭州一家MCN公司,今年就投了10家小MCN公司,这些数据都没有被统计到这个里面来。”

据李浩判断,未经披露的小额VC、MCN投资行为也有一定规模,这个数量大概在300-500家之间,不过下降的趋势是毋庸置疑的。

这些获得投资机构及投资人青睐的MCN也存在着一些共性。

李浩将其划归纳为3点:第一,MCN的生存模式通过了市场的考验,有稳定的自我造血能力并保持高效运转。第二,有一定的规模体量,完成了前期的跑马圈地,在短视频行业中拥有一定影响力。第三、在某一个或某几个方面具备优势。比如孵化、商务、供应链、行业资源等。

攻克掉这些问题的MCN在获得投融资这件事上几乎没有悬念,而这也意味着,“综合实力”依旧是MCN公司的重要考核指标,和部分玩家中途消失的主要原因。

MCN想到达成这样的目标绝非易事,与短视频元年的2018年相比,2019年是内忧外患,“南上加南”。

首先是短视频平台的红人容纳量见顶,卡思数据统计到,自19年4月份开始,全平台10万粉丝以上的红人的活跃数开始下降。平台资源有限,容纳不了太多大体量的红人。

其次是MCN红海,10倍的竞争者涌入进来,传统广告公司、MCN、代运营等机构的边界开始模糊,竞争趋于白热化。

最后,流量红利消失殆尽,内容创作者的圈地战争从增量市场转为存量市场,2019年能够生存下来的机构多需要依靠强商业化。

更别提红人管控,创意枯竭,人才缺位等行业难题。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1512006001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0507213 备案号:蒙ICP备09003619号-3 内蒙古新闻网站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删稿联系邮箱:sheng6665588@gmail.com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