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时政动态 关注民生 摄影爱好 法制时空 社会资讯 科技资讯 体育快讯 美食天下 医疗健康 政策法规
设为首页
文化传真
140支非遗小分队300场文化活动打造“文化
创新生态农业基地 成“文化+农业”经济
被踢出笑果文化内部群,传池子解约是不
笑果文化刚从被执行人脱身,旗下艺人池
“我們的中國夢”文化進萬家活動走進合
辽文化研究
沈阳卧龙湖大辽文化冬捕节举行“点灯仪
第八届沈阳卧龙湖大辽文化冬捕节启幕
沈阳卧龙湖大辽文化冬捕节开幕 人山人海
沈阳市文史研究馆推出“文苑菁华”书画
辽绣传承人:用指尖艺术勾勒民族文化图
摄影爱好
【高清组图】博乐市:享受冰上运动的快
横店过大年,打卡《陈情令》、《庆余年
第二届中国吉林市国际冰雪摄影大展
庆祝中国成立70周年体育摄影展在榆林举
贵港火车站举行“贵港市精彩2019摄影展”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社会资讯 > 文章
一天花几十元买一个学习空间,付费自习室为何“走红”?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01:49  来源:网络整理  编辑:开元棋牌左旗新闻网小编  次

  新华社北京1月9日电 题:一天花几十元买一个学习空间,付费自习室为何“走红”?

  新华社“新华视点”记者农冠斌、宋佳、黄安琪、马丽娟

  一米宽的书桌,一盏灯,一摞书……在北京飞跃岛自习室,打算考研的李博轩正埋头奋力“刷题”——“在这里学习容易进入状态。”他说。

  这家坐落在北京太阳宫每小时收费10元的自习室,铺着柔软的静音地毯,被隔断分割成几十个平均约一平方米的格子间坐满了人。通过手机扫描桌面上的二维码付费,台灯自动亮起,一个安静、聚光的私密学习空间由此生成。

  2019年,主打“沉浸式学习氛围”的付费自习室悄然走红,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西安、天津、银川等国内数十个城市相继出现,目前用户已达数十万。

  每小时2元到20元不等,花钱买座学习悄然兴起

  自2019年10月起,飞跃岛先后在北京开了两家自习室。“周末上座率平均在80%以上,平时也有50%左右,临近考试‘一座难求’。”飞跃岛自习室联合创始人荣富国说。

  目前,市场上的自习室主要分两种模式:“小黑屋”——无窗无光,通过营造漆黑环境聚焦注意力;“小白屋”——有阳光的房间,可在学习间隙欣赏外面的风景。

  “新华视点”记者走访发现,大多数自习室设有公共休闲区和深度学习区。在人均面积约一平方米的独立隔间里,往往配备台灯、插座、储物柜等硬件,并提供免费的纸、笔等文具和小零食。为营造安静的环境,一些个人小习惯如抖腿、转笔等,会被工作人员提醒并禁止。

  自习室的费用每小时2元到20元不等,消费者可通过购买日卡、周卡、月卡等方式获得优惠。

  上海白领禹雪丰最近刚刚辞掉一份工作,几乎每个白天都来自习室里充电学习,“很安静私密,经常学一天边上的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,效率很高。”禹雪丰说,花一些钱买私人空间他觉得挺值。

  在宁夏银川市修远自习室,墙上醒目地提示“研究生入学考试”“初级会计职称考试”等考试时间的倒计时,加上励志标语所共同营造的奋斗氛围,一如面临大考的教室。

  上海众学空间沉浸式自习室创始人刘康灿说:“我们的会员已超8000人,年龄主要在22-30岁之间,多为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和城市白领,80%是为了考研、考证。”

  2019年,付费自习室市场发展非常迅速,北京、上海等城市的门店数量均已超百家。上海石光24小时自助自习室创始人王毅说,营业半年以来市场需求超过预期,“我们正在扩店增加座位”。

  社会快速发展催生旺盛学习热情,年轻人对空间服务需求提高

  有免费的校园教室、公共图书馆包括咖啡馆可供学习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愿意为自习室付费呢?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陈端认为,付费自习室走红的背后,是年轻人面临社会快速发展,充电学习的压力与动力增强,对学习空间质量的需求也随之升级了。

  教育部数据显示,2020年研究生考试报考人数达341万人,较上年增长17.59%;全国高校应届毕业生2017届是795万,到2020届已逼近900万关口。

  “就业竞争加剧,各用人单位的要求‘水涨船高’,考研、留学以及累积各类证件成为竞争的重要砝码。”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说。

  陈端认为,如今传统行业纷纷转型,互联网企业也频频遭遇新的冲击,未来人工智能对于低端、重复性劳动的替代效应显而易见。“经济结构调整,社会全方位数字化变革,令年轻人产生强烈危机感,激发他们自我提升的热情。”陈端说。

  与此同时,公共学习空间资源的不足开始显现。

 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《中国统计年鉴2018》显示,截至2017年,全国公共图书馆数量为3166个,每万人拥有图书馆建筑面积仅109平方米。

  在宁夏,虽然公共图书馆的建设几乎覆盖了全自治区所有的市县区,但场馆坐席数有限,很多年轻人表示周末难以找到座位。上海浦东图书馆目前有约3000个阅览座位,工作日的上座率超过8成,周末和节假日完全供不应求,“有时台阶上都坐满了到馆的读者,他们大多是20到40岁的年轻读者。”上海浦东图书馆副馆长施丽介绍。

  “虽然有许多社区图书馆作为补充,但在环境和开放时间方面难以完全满足需要。”陈礼腾说,大量职场人士的学习时间是在下班后,但社区图书馆通常下午五六点便已闭馆。

  此外,相比于家庭或图书馆,付费自习室所提供的专业服务也颇具吸引力。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1512006001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0507213 备案号:蒙ICP备09003619号-3 内蒙古新闻网站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删稿联系邮箱:sheng6665588@gmail.com 版权所有